豪门小老婆 > 第二卷:小妈咪 > 说吧,我想听,很想!一

第二卷:小妈咪 - 说吧,我想听,很想!一

所属目录:第二卷:小妈咪      发布时间 : 2021-12-06
咪乐|app|直播|苹果 《月季花与海棠花》寓意深长:月季花是周总理故乡的市花,海棠花是他和邓大姐喜爱的花,盛开在西花厅窗前,花语“苦恋”,两朵花,两地恋,情义无价,感天动地。

  “容凌,我好高兴呢!”

    实在是太过兴奋了,林梦控制不住地拿出手机想和容凌分享她的好心情。

    电话那头,传来的轻笑,宛如在钢琴键上轻快跳跃着的音符,让人的心情也跟着华丽地飞扬。容凌心里有些发软,拿着手机,手里握着的钢笔,就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高兴?!”

    “嘿嘿,不告诉你,反正就是好事啦!”

    容凌放下了笔,暗哑地笑了一声:“小乖,你难道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偷着乐,是很可恶的吗?!你给我打电话,是故意来刺激我的吗?!”

    林梦吐了吐舌头,“你大概不爱听的,嘿嘿,就不告诉你了。反正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嘻嘻……”

    容凌将钢笔放到一边,揉了揉眉间,彻底地靠在了沙发上,同时双腿一推,将轮椅撤开了办公桌便,长腿一伸,慵懒了起来。

    “小乖,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会不爱听?!”磁性的声音,缓缓地诱惑着她。

    她耳朵一红,娇嗔:“反正就不说啦!”

    “真是小没良心的,特意来消遣我的是吧?!”

    她咬住了唇,微微有点反省。

    “那就算了。你不说,我也不勉强!”

    这样的结果,却让她觉得有点失落。忍了忍,听着那头没什么动静,她小小声地问:“那个……你……你真的不打算听吗?!”

    这口气,仿佛还隐隐带着期盼似的。容凌就又笑了,以退为进,果然会让这个女人乖乖就范。她就如一颗娇嫩的含羞草一般,你撩拨她,她就躲起来,可等你不撩拨了,她却又怯生生地将自己舒展开,在那静静地勾引着你去撩拨。

    他大概能想象得到她现在的模样,水水的眸子必定是暗藏着期盼,白嫩的小脸一定是微微地染着红晕,红唇,大概是有些别扭地微微抿着。

    “呵呵……”他心头有点热了,想吻她!

    “笑什么呀?!”她脸红了,为了自己此刻的态度。

    他略略止了笑,停止心中遐想,沙哑地轻喃:“说吧,我想听,很想!”

    她漂亮的眸子立刻弯弯的犹如月牙一般。

    他进一步引诱:“把你的快乐分一些给我,嗯?!”

    他都这样祈求了,那她还怎么拒绝。

    低笑着,她轻快地将事情的经过简略地说了一遍:“呵呵,简直是大快人心。当然,最高兴的是,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他在那头没说话。

    她就收了一点笑:“你不喜欢听吗?!”

    她就有些懊恼,嘟囔道:“早说过你大概会不喜欢听的,唔,我就不应该说的,唔,好讨厌!”

    “没!”他立刻出声了,口气温柔:“没有不喜欢听,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想什么啊?!”

    “想你们那位总经理很是不一般。”

    “嗯,他很有能力的,以前在国外大公司呆过,这次可是高薪聘请过来的!”

    “不是——”容凌淡淡地解释:“小乖,你好好想一下,阮承毅是因为一早要设计方昆,所以对大小事都调查的非常清楚。可是你们那个总经理,这次的表现实在有些高竿了。你们那个副总经理孙迈,不是很出色的嘛,你以前不是还想把他给提为总经理,他应该不会差那个总经理太多的吧。怎么他就没有详细介入方昆的调查一事,或者说,来提前知会你一声?!”

    “诶?!”林梦眨了眨眼,停了脚步:“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哎!可……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没有!我只是猜测大概你们那个总经理很想立功吧,所以一早也如阮承毅那般盯上了方昆,否则,那么详细的调查,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弄出来的!”

    “唔,你说的蛮有道理的,呵呵,我根本都没想到这些呢!”

    容凌在那头只是笑了笑。

    “那大概真的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吧,挺有远见的!”林梦想了想,接着往下说:“阮承毅能把他请来公司,也算是请对了吧!”

    “大概吧!”

    野心勃勃的人,他也欣赏!那样的人,会赋予公司生机,会带领整个团队提升公司的业绩。只是希望那个名字比较拗口的男人会是那种单纯在事业上有野心的人,而不要动什么歪心思!

    不过,那是阮承毅公司的人,用不着他操心的。

    “小乖,今晚过来我这儿吧!”

    他想吻她,想抱她了,谁让她笑的这么可爱!

    “不要!”她羞涩地摇了摇头,虽然他其实是看不到她这个样子的:“今晚得回家里聚聚的啊,得庆功的,呵呵,冰释前嫌了啊!”

    他心里头就有些不高兴了,那个地方,怎么可以算是家呢?!

    “小乖,你什么时候才会把心思完全地放在我身上?!”不知不觉中,他的口吻里染上了嫉妒。

    她愣了一下,笑容就有点淡了。

    “我……我……”她结巴着,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算了。”他却先帮她解了围。既然这么些日子都等过来了,剩下的天数,他难道还等不起吗?!

    “亲我!”他如此要求。

    她脸红:“怎……怎么亲呐?!”

    她和他根本就没在一起好不好?!

    “就在电话里亲!”

    “什……什么啊!”

    “亲我!”他执拗地像个孩子,纵然口气淡然。

    她害羞地咬起了唇,拿着手机,没说话。

    “小乖……”他沙哑蛊惑。

    她的心,就犹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给轻轻地摸了一般,泛起了瘙痒。呼吸也跟着急促,似乎大脑供氧不足了。然后她晕乎乎地用手轻轻地挡住了手机的尾部,同时偷偷摸摸地转动眼睛去观察四周!

    她这是真的被蛊惑住了,是真的打算要亲他的!

    只是眼睛这么一转,所有的旎情,都跟着驱散了。因为,不远处,正有人在看着她。她犹如做贼心虚一般,快速地将本打算掩嘴的小手给放了下来,又急急忙忙地说了一声;“待会儿再给你打电话”,就不等容凌反应,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

    那头容凌扬了扬眉,有些懊恼的同时,还有不满,那女人,竟然敢挂他的电话,反了她了!现在不亲他,等着,看他今晚怎么收拾她!

    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被惦记上的林梦快速地逼迫着自己脸上的红潮给褪去,然后微微放慢步调朝仇爆靠近。

    仇爆朝她笑了笑:“林总监。”

    林梦也跟着笑了笑,不吝啬赞美:“这次的事,得记你一功的!”

    “哪里?!”仇爆在那里推脱:“我不过就是提供了资料,可是这事却是林总监你一个人扛下来的!”

    “什么扛不抗啊!”林梦爽气地摆了摆手:“解决公司的不良员工,本就是我的分内事。这次的事,无论如何,你的功劳是逃脱不利的,我会和阮总说,让他记你一功的!”

    仇爆抿了抿唇。

    林梦笑了笑,鼓励道:“继续好好干吧,阮总不是说了嘛,有功的,他都会看在眼里的。你好好干,以后肯定不会少了你的!”

    仇爆这下笑了,倒是不推脱了:“那我就先谢过林总监你了!”

    两人又聊了几句,散开了。

    林梦对这个结果挺满意的,乐滋滋地打算去找阮承毅提这件事了,暗想,总不能打消员工的积极性嘛。她却不知,等她在仇爆的眼前消失的时候,仇爆的脸,却阴沉了下来。

    方昆那边,又岂能是就这样善罢甘休的?!这么多年,他们已经是习惯了当阮家的蛀虫,也是习惯了阮家人的给予和对他们的纵容,所以这么突然之间的判决,他们觉得不服,觉得必然还是有生机的!

    方昆觉得自己一个“外人”似乎没什么分量,回去就发动了他的老婆——刘好敏。刘好敏最擅长的招数就是“撒泼”,她若是发动了这一招,对付阮家人,一般是屡试不爽。只是这一次,她还真是踢到了铁板,无论刘好敏是怎么的耍赖兼以亲情压人,阮承毅都不为所动,并且直接威胁道,若不是看在了亲戚的份上,他早就把方昆给扭送到警局了,毕竟——方昆可是罪证确凿!

    刘好敏和方昆这对夫妻这才意识到,如今形势已经是不同了,他们可是留了把柄落在了阮承毅的手上。就算是他们夫妻俩闹翻了天,估计也是站不住脚了,公司里也不会有人站在他们这边。心里把阮承毅和林梦给骂个半死,刘好敏只能走另外一招,急匆匆带着女儿往阮家赶!

    她就不信了,她可是阮承毅她们的表姨呢,阮家那三个小子还真能狠心对他们表姨这一家见死不救?!至于自己丈夫亏空的那点钱,就当是给了他们家好了,反正现在的光大也不是挺有钱的嘛!

    得说,这世上就是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总是想当然地以为地球就是围着他们转的!

    刘好敏到来的时候,阮承辉和阮承扬都早已经被她的电话给叫回了家。刘好敏一看这两兄弟就哭,就抱怨林梦不识好歹,不安好心,又隐隐指阮承毅有些没有良心,自己的表姨,怎们就能这么狠心地下手了。

    方昆的女儿方美佳也在一边凑热闹,指责起了林梦。

    不巧,林梦正在这时回家了。牵着小家伙的手才刚一进家门,就听到了别人在说自己的坏话,可想而知,她这心里是要不痛快的了。只是那是阮家的亲戚,她这个后来者也没这个立场赶人,所以她只能压下心头的不快,拉着小佑佑,就直接往楼上走。

    刘好敏却是不依不饶,窜上前,扬起巴掌,就要扇林梦,嘴里骂着:“小贱妇、臭女人!”

    她还真当林梦是软柿子啊!她跟了容凌这些日子,也是学过几招基本的防御功夫的!一把松开小家伙的手,林梦一手紧抓住刘好敏眼看就要甩下来的胳膊的同时,另一手抓住了她的肩膀,同时身子一转、一弯、一挺,一个过肩摔,就这样干脆利落地施展了开了。

    “砰!”

    刘好敏那有些中年发福的身子,犹如巨型铅球一般,重重地砸落到了地上。这动静大的,让人心头都颤了颤!

    “啊——”

    刘好敏犹如杀猪一般地痛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而林梦施施然地站在那里,脸上扬着淡淡的笑容,颇为不屑地看了眼刘好敏,然后转了转眼,高傲地扫过方美佳和方昆!

    她就犹如一个高傲的公主,虽然看上去娇小,实则凛然不可侵犯。她的这一份爆发力,落入方美佳和方昆的眼里,是惊惧;落入阮承辉和阮承扬的眼里,这是惊艳。落入小家伙的眼里,则是满满的自豪。小家伙挺了挺小胸脯,双眼晶亮亮的,仿佛与与荣焉。

    方美佳慢一拍的尖叫,一手指着林梦,怒不可支:“你这个女人,你竟敢这么对我妈,我……我……”扭头,她开始寻找趁手的武器,最后实在没找到别的,就扭身捡起摆在茶几上的水果,当作石头一般,朝林梦扔去。

    “美佳!”阮承辉沉下脸,快步上前,猛地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阻止她乱动。

    “承辉哥——”方美佳委屈地叫:“你看看那个女人啦,多过分啊,承辉哥,你帮我教训她!”

    “哼——”阮承扬在一边冷冷地哼了一声:“够了,别再丢人现眼了!”

    然后,他快速朝林梦走去。他看到刘好敏正从地上爬起,以免她再对林梦做出什么,他得快点赶过去阻止。别看刘好敏身材臃肿,可是身手还是蛮灵巧的,果然不出阮承扬所料,她一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扑过去打林梦。林梦拉着小家伙快退几步的时候,阮承扬也赶来了。

    “老姨,够了!”

    阮承扬虽然是身材瘦削型的美男,看上去似乎没多少肉的样子,可是他的体力却非常的彪悍。这么大号的刘好敏,愣是被阮承扬的两手给按住了。也是,阮承扬将来可是要当外科医生的,没有强悍的体力,那怎么能行?!

    刘好敏愤愤不平,怒斥阮承扬把她放开,然后又开始怒骂起了林梦。方美佳也跟着凑热闹,不甘示弱地跟着她妈,一高一低地骂着。

    阮承辉实在是忍无可忍,觉得这对母女实在是太过聒噪了。

    “都给我闭嘴!”他凶狠地怒喝,直接拽着方美佳,就往门口去。方昆见事态不妙,急忙过来拦了拦。对他,阮承辉更是什么面子都不用给了。

    “滚一边去!”

    那蔑视的口吻,让方昆老脸涨红,却是敢怒不敢言。毕竟,他还有求于阮家呢!

    “承辉,你这是干嘛呢?!快把你妹妹放开!”

    “老姨,闭嘴吧,消停点,都给我走吧!”

    阮承辉大力拽着方美佳,直接就将她给推出了门外。

    非但方美佳不可置信,就是刘好敏也觉得不可置信。这侄子,一个又一个的,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自己这女儿可是他们最疼爱的妹妹呀,以前女儿数次找林梦的麻烦的时候,他们可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啊!如今,这到底是怎么了?!

    可她却不知道,阮家人盲目地站在方美佳这一边的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

    刘好敏依旧不知死活地尖叫:“阮承辉,别对你妹妹无礼,那是你妹!阮承扬,你给我放开!”

    阮承扬却冷森森地笑了笑:“不知死活,侮辱我小妈,就是侮辱我。我告诉你,我容忍你很久了!”

    他直接扭送着刘好敏,也往门口去。

    刘好敏面色急剧地抽搐了一下,看着这两个神情都是冷酷的侄子,猛地眼泪一掉,大嘴一咧,爆发开了。

    “天哪,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呦,姐姐,我的好姐姐啊,你都看到了吗,你的儿子是怎么对待我的啊,这都是鬼迷了心窍了呦,竟然把他们的老姨活生生地往外推哦,姐姐呦,你看看呐,你这么一走,人走茶凉呦,你这三个儿子,寒人的心呦,什么小妈呦,这外来的乱七八糟的女人,怎么配当小妈啊,姐姐,我的好姐姐呦,你听听,听听,这都是什么事啊,伤心呐……”

    刘好敏又开始了她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以前,她每每如此,加之又搬出了阮承辉他们的母亲,阮承辉他们对她,基本上就是有求必应的了。可这次,阮承扬也只是在愣了一愣之后,继续冷着脸,将她毫不客气地给推了出去。

    然后兄弟两人犹如门神一般,一左一右挡在了门口,防止刘好敏和方美佳进入。

    林梦则是目光微微一闪,将小家伙拉到了身侧,静静地看着这历史性的一幕!

    这边,阮承辉两兄弟又虎视眈眈地去看尚在屋内的方昆!

    方昆这人,其实就是外强中干,被这两兄弟的凶眼一瞪,立刻识相地就自己往门外去了。刘好敏此时没有了阮承扬的钳制,就放开了手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犹如泼妇一般的,一边哭嚎着,一边捶地。这叫声那个凄惨呐,这哭声那个凄厉的呀,仿若这家死了人一般。

    阮承辉和阮承扬齐齐皱起了眉头。

    “老姨,你都这把年纪了,丢不丢人呐,赶紧起来走吧!”

    刘好敏却是以为这两个侄子怕了,哭嚎地更加带劲了。她怕什么,她还巴不得能来更多人呢!她要闹得他们没脸,闹得他们再把她给请回屋里去。

    她开始指责三个侄子忘恩负义,说当初他父亲抛弃这三个孩子的时候,她忙里忙外的,帮衬了这个家里多少;又说当初他们母亲去世之后,她这个老姨又是怎么照顾他们家的。可谁知现在家里来了一个后母,他们就全然不顾旧情……

    这时,院子的篱笆外,已经是围上一些人了,冲着这院子里的几个人,指指点点。

    刘好敏得意,说的越发嘴皮子翻动、唾沫星子直直往外喷!

    阮承毅和阮承扬虎着脸听着,眼里冒着火。这世上,最难的,便是和泼妇讲道理。刘好敏所说的那些,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她当初从这个家里拿走了多少东西,得到了多少好处,她怎么不说一说!说什么一心对他们,可是当初光大分家,他们兄弟三个眼看着就要落魄的时候,她这一家又在哪里!

    有些事,阮承辉他们当初糊涂、看的不清楚;可是时间久了,有些事,自然也就想明白了。尤其当初落魄之时,求天天不灵、求地地不应,大家防贼一样地躲着他们的时候,世态炎凉,他们是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般。这些所谓的亲戚,他们好时,就走动地殷勤有加;可是他们落魄时,躲地却比谁都快!

    哼!

    阮承辉和阮承扬的心里,都是齐齐嘲弄!

    既然他们大哥整出了这么一局,就说明方昆当时的贪污,那就是事实。他们污走了那么多的钱,如今只让他们返还一点点,他们就哭爹喊娘的,现在又大义凛然拿恩情说事,简直是可笑。

    两兄弟也不会回话,只是冷眼看着刘好敏在那作秀。刘好敏这秀做的越热闹,那她和阮家的关系,就断的越彻底。终于,两兄弟等到了得到消息赶来的阮承毅。兄弟三人彼此对视一番,就已是心中有数了,互相点点头之后,知道了其它二人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够了!”

    阮承辉开始暴喝,终于开始了犀利地反击,指责刘好敏一家这么多年来的贪得无厌、不知进退和寡廉鲜耻。之后,阮承毅又把话接了过来,冷冷且不客气地撕破了最后一层皮。

    “不过就是让你们把贪下的钱给还上,这已经是足够给你面子了,你还想怎么样?!就这么点钱,比起你们以前贪污下来的,不过是九牛一毛吧。老姨,我们兄弟三个不是无限制提款机,你这么一直往外搂钱,给不给我们三兄弟活路了!我们兄弟三个,还得挣钱养家呢!就这么一直眼睁睁地看着你把钱给拿走了,那我们兄弟三个,不得去喝西北风啊!老姨,够了,你就算是我们三个的亲妈,也不会心狠到这个地步吧!给人一条活路吧!”

    这一席话,犹如刀子一般地刮在刘好敏一家的身上,刮地三个人都有些没脸。旁边围观的人,都是这个小区的人,所以都是有素质的,本来就是像看猴戏一样地看着刘好敏在那撒泼,心里对她也没特别的同情。此外,有几个家里的孩子之前又吃了这家的烤串的,这都是有交情的,他们也不可能站在刘好敏这一边,帮着指责阮家。

    现如今,阮家兄弟这么一说,好了,他们完全没有负担地站在了阮家这一边,指着刘好敏一家,嘀咕了起来。声音不大,但足够刘好敏一家听到。这众人你一言、我一嘴的,刘好敏本就被阮家兄弟说的有些脸上挂不住,如今再被这么一整,实在是没法再呆下去了,只得灰溜溜地逃了。

    她就不明白了,怎们刚才她骂的狠的时候,那些人没有帮腔;怎么那几个小子一说,他们就出声了。实在是可恶啊!

    可这世上就是这么一个理,有些人面容可恶,言语让人反感,她就是哭嚎地再怎么厉害,也很难激起别人的同情心!更何况,她刘好敏本就是站不住理,不是吗?!

    如阮承毅所说,刘家这么多年捞了那么多钱,就是把近期弄走的钱给吐出来,又能怎么样呢!“九牛一毛”,这个比喻实在不虚,阮家兄弟也并非绝情的人,到底有看在以往情分上,放过了刘好敏一家一码。

    可刘好敏舍不得这些钱呐!是,她以前是捞了蛮多的钱的,那些钱,已经足够他们一家三口啥也不做的就这么呆在家里享一辈子的清福了的。可是,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有了那么多的钱,刘好敏就想要更多的钱。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方昆也是如此。这两夫妻利欲熏了心,把目光瞄准了股市,想着投资的多,赚的也多,很是大放血了一把。可是本国的股市,变化莫测,乃是世界之最;炒股,那简直是一赢二平七亏损,对于普通人来说,炒这股,就跟当散财童子差不多。你有多少钱,就给你散多少钱。不用说了,方家这钱转眼就亏地大缩水了。炒股其实也是变相地赌博,赌徒的心里,就是大输了之后总想着能靠运气,大赢一把,将之前输掉的都给赢回来。但是最后的结果,基本上都是越输越多。方家也是这么一回事,钱基本上都在股市亏空掉了,所以方昆才这么急吼吼地在当上新公司的采购部部长没多久,就按耐不住地干起了老本行,拿公司的钱,来填补自己家日渐干瘪的钱袋子!

    这钱,方昆还不起,因为他在抱着“一夜暴富”的侥幸心里之后,又将新拿到手的热烫的钱给投入了股市。赌徒的心理就是:爷就不信了,会这么一直输下去,就没有翻本的时候!

    他们总是寄希望于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转悠一回到他头上的那虚无缥缈的运气!

    这家人灰溜溜地回了家之后,绞尽脑汁地又开始想招,继两个大人都无招可使之后,方美佳这只小的,想了一招。

    “我去找林姿说说,那是林梦的姐姐。爸、妈,我看,这事的关键在林梦身上,是她起的头,看刚才的样子,表哥他们又很护着她。到时候林梦要是松了口,这事大概就好办了!”

    “小贱妇!”刘好敏一听林梦这个名字,心头就生怒。自打那个女人来了之后,不顺心的事,就一件跟着一件的。她很是看林梦不顺眼。再者,林梦没来之前,她就是阮家名正言顺的长辈;可是林梦一来,她就不得不让位。所以,她和林梦,注定是要水火不容的。这也是为什么,方美佳总是要去阮家给林梦甩脸子的原因!

    “我可不要求那个小贱妇。哼,就算是我死,也别指望我会去求她!”

    刘好敏向来在林梦面前高傲,让她猛然间低她一等,她才不干。

    方美佳撅起了嘴:“妈,你想什么呢,肯定不会让你去求那个女人的。哼,那个女人她配吗?!”

    “那你是什么意思?!”

    “让林姿出马就行了。那是她姐姐,姐姐的话,她总该听的吧!”

    刘好敏点了点头,却有些担心:“她那姐姐说的话,就能那么好使?!那个林姿,你这么确定她就能帮忙?!”

    “肯定能!哼,我跟她一说,她不得给我好好办呐!”

    方美佳和林姿是同学,之前林姿可都是一直求她办事来着。在方美佳眼里,林姿那就是低贱地像一条狗,她现在去,稍微给林姿一些肉骨头,林姿肯定会照办的。

    方家人一听方美佳这么一说,脸上都露出了点阳光。

    “那,佳佳,你赶紧去!”

    “行!”方美佳挎着包,出去了!

(古默现代言情小说《豪门小老婆》已经更新到说吧,我想听,很想!一,请Ctrl+D收藏本站www.haomenxiaolaopo.net方便下次阅读)
百度